文化交流

首位文學寫作碩士將畢業 作家是否能培養(圖)

時間:2010-06-10 08:58   來源:新京報

  雖然只有甫躍輝一個畢業生,但是作為王安憶所帶的中國第一個“文學寫作碩士”,他即將順利從復旦大學畢業。昨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,甫躍輝稱他跟著王安憶學了很多東西,能不能爭氣就是自己的問題了。

  王安憶嚴格又眼光犀利

  甫躍輝先是在復旦大學讀的本科,因為喜歡文學,他被保送上了本校中文系研究生。研一時中文系的課程都一樣,研二時才分導師,他讀過很多王安憶的小說,也非常喜歡她的作品,經過雙向選擇,他就成了王安憶的研究生。

  雖然他這屆學生堣安憶只招了一個學生,但是大部分的課程他都是和其他同學一起上,只是有些課程是他的必修課,是別人的選修課。除此之外,甫躍輝還要跟著王安憶上一些小課,“比如說一星期老師見你幾次,這種小課就不是選課形式了,而且這種小課也沒有課程表,不算學分,所有的研究生這種小課都不算學分,不只是我的這個專業,其他專業也是這樣的。”甫躍輝說,“我跟王老師讀的時候,她有的時候會給我推薦一些作家的作品什麼的,當下的一些有名的作家,有的時候是一些沒什麼名氣的,但是王老師還是會讓我們去讀一下,然後過上一星期或者兩星期,大家見個面,來說一下某個小說怎麼樣。然後說完之後,又會讓我們讀個五六篇作品,下次接著說,就是這樣往下走的。國內國外的作品都有。”

  提起王安憶,甫躍輝說她是一個好作家,是一個嚴格的老師,眼光犀利,她會找到很多自己意識不到的問題,也會告訴他在寫作時保護好現有資源,以免寫過之後,以後想寫就給破壞掉了。

  舒爾茨的課很好聽

  舒爾茨是嚴歌苓在美國的老師,他的課甫躍輝很喜歡,上的是討論課,大家圍成一個圈,大概十幾個人,然後舒爾茨講寫作的方式,王安憶也會過來聽,互動性很強非常有意思。同樣的,甫躍輝說王安憶的課堂氣氛也很活躍,每個人都要寫東西,然後王安憶認真點評,指出問題。

  聊起三年來的讀研感受,甫躍輝說,他更多的是注重細節,這能夠更好地意識到自己的問題,因為現在自己也在做編輯工作,所以更能體會到瑣碎細節的重要性。

  作家能不能被培養,一直是甫躍輝以及他的老師從入學以來不斷被問及的問題。甫躍輝說,他不會強調作家就是應該被培養,或者自己被培養得很好,他的寫作也只是剛剛起步,常常被王安憶批評,寫出來的東西自己常常都不滿意。

  “你想想,愛因斯坦也有物理老師呀,但是這個愛因斯坦是老師教出來的嗎,愛因斯坦也不是物理學家和物理老師教出來的,而是他自己努力的結果。我就是這個意思,這個不是充分非必要條件,而是必要非充分條件。就是說,我們進來這麼多人,假如以後又有更多的人來讀這個專業,那也不是每個人讀了就是作家,但是確實能教你最基本的東西,寫作的最基本的東西。王老師他們都是很好的老師,都教得很好,是很優秀的老師,不單單是一個優秀的作家,在做老師方面都是很優秀的,對我們學生都很好。”

  雖然還沒畢業,但是甫躍輝的工作意向已經確定,留在《上海文學》做編輯。甫躍輝說,師傅領進門,修行靠個人,一方面證明師傅有作用,但是更重要的是要靠自己,在採訪的過程中,甫躍輝反覆強調,王安憶是自己很尊敬很感激的老師。

  ■ 作家說法

  陳思和復旦將開創意寫作班

  復旦中文系是國內第一個開設“文學寫作專業”碩士點的學校,2007年第一次招生時只招收了甫躍輝一人。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復旦中文系主任陳思和曾經認為,根據寫作學碩士的培養經驗,作家可以被培養,他當時說,王安憶曾有過一個觀點,認為文學是一種技術,本身有一套路數、系統可以習得。他對此很贊同。另外,陳思和也表示,另一個專門培養作家的“創意寫作碩士班”已招了十多個學生,9月就將開課。如果說“文學寫作專業”以學術研究為主,畢業時需要寫論文,那麼後者就是專門培養作家,也就是批量培養作家。

  格非 清華也曾想開寫作班

  同樣在高校任教也是作家的格非對於文學寫作專業則有另一番看法。他覺得大學沒有義務去培養作家,作家培養必須得看是怎麼培養的,作家接受大學教育是必要的,但是反過來說大學教育就一定能培養作家這個很難講。“但是大學中文系主要還是培養學者和一些與文化有關係的研究者。”

  格非認為,復旦這個專業設置有點兒像美國的愛荷華作家班,但是如今創作已經變成日常行為,不再像過去一樣,只是某種特殊人群的權力,所以不是說上了這個專業的人就一定當作家,但是通過這樣的學習,掌握一些寫作技巧是可以的。

  對於復旦即將開辦的創意寫作碩士班,格非說是個很好的項目,他自己還曾經有過這樣的設想,在清華也做一個這樣的專業。對於王安憶所說的文學是一種技術,有套路的說法,格非說在小說堛眯w有技術的一面,如同工匠一樣需要常年打磨,同時,文化素養、社會分析等也都很重要。(姜妍 曾霞)

編輯:劉瑩

相關新聞

圖片